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打款过去,砖没收够,钱被扣了, 昆明经销商与淄博业务员各执一词

发布时间:2019-12-04 19:05:29

2015年淄博陶博前期陈胜(化名)来到淄博,与当地一家厂家达成合作意向,并于去年9月8日及今年2月29日分别打款10万到业务员指定账号。 初期合作还算和谐,不过在今年5月事情发生了急转直下的变化。陈胜先是发现业务员计划发给他处理砖,而后又发现先前20万全部是打到业务员的私人账号,而不是厂里的账号,关键还有5万多的余款,沟通无果的情况下,陈胜最终决定提诉。 11月 日二度开庭,但因为缺少证据,法庭通知择日开庭。 而作为被告方对于陈胜的控诉也有自己抗辩的说法,双方各执一词,真相变得扑朔迷离。 问题关键在私人账户 陈胜做陶瓷生意5年了,2015年8月下旬到淄博一生产厂家展厅看砖,经过沟通,在2015年淄博陶博会期间对方要求打款10万有优惠,陈胜于是在2015年9月8日汇了10万到指定的账号上。 初期合作尚算“和谐”,陈胜回忆,开始发了一组柜的货,发完货账上余额还有885 元。 到了今年2月28日,陈胜联系上了该厂业务员王先(化名),而后因为价格问题与王先直属领导也就是该厂品牌经理王达(化名)联系,“那时他要求要打10万元厂里才可以享受优惠,我于是在2月29日将10万元打到对方提供的账号,接着发了一组柜的货。” 然而, 月初,淄博刮起环保风暴,多数生产厂家处于停产状态,陈胜所在厂家也在其中。这期间,陈胜急着要货便通过配货物流发了178件货物。“发完这178件货物后,货账上余额还有57419.25元。但不久王先离职,让我直接和王达联系发货事宜。”陈胜说道。 纠纷发生在5月底,陈胜清楚记得,5月25日王达通知他26日去提货,但并没有让司机去厂里拉货,反而是去了淄博当地另外一家生产厂家,并装了一组柜的处理货。 “我得到消息之后和王达沟通是怎么回事,但他并没有出面协调,最后我请求在淄博的朋友把这一组柜货物卸下。”而就在这时候,陈胜才知道算上去年陶博会以及今年2月29日的总计20万货款并没有打到厂家账户,而是王达的私人账号,开户人为王达母亲。 为此,5月29日陈胜从昆明赶到淄博,但联系王达时,对方表示与朋友到外地去玩,要几天后才能回来,并安抚陈胜他一回淄博就解决问题,希望他先回到昆明。陈胜不放心,随后找到厂里,但厂里回复货款并非打到公司账号,更让陈胜吃惊的是,厂里和王达沟通的结果是,王达表示已经把陈胜20万的货款所定货物全部发完了。 最后几车货发到哪里成了谜 “问题关键就在这个私人账户上,”陈胜事后反省,“要是打到厂里的账户,不会因为这几万块来回扯皮。” 陈胜拿出从厂里拿到的出货单,上面显示一共发给他总计2 万多元的货物,但他说几点不是很明白。“第一、从4月7日到4月27日这些显示是发给我的,但我并没有收到,也不知道发到哪里去了。第二、发货单显示从4月7日到4月27日是业务员王先在发货,但王先表示 月25日之前的货物确实是他负责,后面的他并不知情,现在王先已经辞职,不过我从厂里拿到他的辞职报告上面显示是4月29日才正式辞职。” 记者联系到王先,对于为什么要打款到王达的私人账号,王先表示当时和品牌经理王达沟通,王达表示还是打到以前的账号,也就是王达的私人账号。 至于陈胜提供的辞职报告上面的日期,王先表示自己从 月中旬已经不到厂里上班,“后面发的货都是4月中旬,发货单上为什么是我的名字,我也不清楚。”此外,王先还补充了一个情况,四月份厂里还没有恢复生产,“如果发货的话也是发零单,不可能整车发货,四月也没有发过去昆明的集装箱。” “我辞职是因为当时淄博限产,货源紧俏,后来在5月10日跟陈胜对过账,他还剩5万7千多,这些陈胜都是知道的,”王先想起来有点憋屈,觉得自己无辜卷入这场是非,“如果我有什么歪主意,根本就不会跟他对账。” 陈胜说知道这些情况后,他做了一些让步,“我跟王达说可以打折,不要5万7,还5万就行,但一直沟通无果。”于是在2016年6月 日请律师******,“他知道我要******后,给我打电话说希望给他时间解决问题,其实是一直拖时间,结果于今年9月9日才正式******。”陈胜补充说道。 记者联系到当时该厂的品牌经理王达,对于为什么打款到私人账户,王达解释,当时联合几个客户以“大订单”的形式和厂里协商出来的一个优惠价格,而陈胜的订单就在其中,所以几个客户都是打到他私人账号再进行交易。 对于最具争议性的4月中旬几车货物究竟发到了哪里,发给了谁,王达也有自己说法,“每个客户拉货都需要自己找车”,因此这些货拉到哪里他并不知情。 双方都在等再度开庭 事到如今,陈胜认为,“王达的目的就是把4月7日到4月27日那些不知道发到哪里的订单赖在我的头上。”他愤愤不平地拿出出货单,“你看总价显示是2 万,扣掉欠我的5万7,只剩下18万,也就是说他发给我的价格要比发货单上的单价高。” 陈胜做陶瓷生意有5年时间,他说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谈到当时为什么选择这家厂,他表示是因为该厂生产的产品恰好符合他的市场定位,而且在正式合作前也和同行进行了沟通,得知该厂信誉一直很好,于是果断下单。 他坚持认为,问题就出在王达身上。“他是当时的品牌经理,业务员赚差价、返点都可以理解,一片砖差几毛钱我们都无所谓的,但现在问题是我们还有五万多块他怎么都不给我。” “找厂里,厂里也为难。”陈胜感到无奈,当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货款打到王达的私人账号,厂里认为这属于私人交易,毕竟他们没有收到这个钱,而且现在王达已经从厂里辞职。 目前,陈胜手里的关键证据就是厂里提供的对账单,他对记者说,律师的意见是找到最后三次拉货的司机、车牌号码、电话号码,就知道这三车货究竟拉到了哪里,他现在也在和厂里在协调这件事,“厂里也答应要帮他找。” 从5月29日到现在,陈胜到淄博两次。“来回路费、住宿费、律师费,这些已经花了1万多,”他表示感觉很累,当时跟王达沟通过可以不用把钱全部退回来,“5万也行,但他一直没有答复。” “如果败诉我会重新提诉,就算再花5万多,我也要把钱要回来。”陈胜握着发货单说道,“就等下次开庭了。” 而王达方面也表示,接下来怎么应对,他也在是等待法院的判决。

仁爱医院柳晓春
太原九州皮肤病医院医生
唐山治疗男科医院
遵义癫痫医院在哪
昆明看妇科病多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