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革命吧女神 四百四二 死神神座,源初骑士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2:14

革命吧女神 四百四二 死神神座,源初骑士的秘密

“卡……米……拉……”

“啊啊啊——!”

骑士王念着这个名字,突然仰头大叫,山峦般的身体剧烈颤抖,一块块崩落。

片刻间山裂天倾,这尊巨大的投影消失。天幕并未感觉为之一空,有什么肉眼难辨的存在,让整个空间变得更狭小了。

若干道灰暗的光流自地上升起,在空中冲撞交织,汇聚成一个身影。

依旧是骑士王,跟之前山峦般的投影比异常渺小,就是常人的尺寸,但这个骑士王给人的感觉却更……实在。

难道是骑士王的本体!?

“你不是卡米拉!只是个邪恶的残影!”

咆哮中,骑士王举起长枪,策马飞驰,如流星般撞上黑龙王。

巨大的火焰骨龙高高立起,发出痛苦的吼叫,颤抖了几下,脑袋轰然炸成漫天烟花,像是在呼应刚才野人王的绽放。

“我要消灭你!”

骑士王毫不停留,继续冲向自称是卡米拉的喀鲁扎。

李奇此时才回过神来,这是唱的哪一出啊,主角不该是自己吗?

“我们好像闯进了别人的舞台,变成了看客啊。”

小红帽也发出了同样的感慨,然后她嘀咕道:“罗兰和卡米拉,这两个名字凑在一起的事情我似乎有点印象,等等啊……”

哗啦啦的翻书声响起,此时天空中骑枪与大剑相撞,火焰映亮了骑士王那人马一体的金属铠甲,两个骑士已经战成一团。

“啧啧,怪不得我觉得这么耳熟呢。”

小红帽终于找到了资料:“原来有这么大来头,诚实者罗兰,勇敢者卡米拉……”

不认识,直接说重点!

“你不认识就对了,这是被人们遗忘的历史。还好我之前在全知者那里靠皮了一份《凡人纪元简史》,这上面还有记述。”

“只说这两个人你不熟悉,慷慨者伊尔洛恩,谦逊者凯拉斯卓,节制者伯隆,宽容者瓦伦妮娅,这几个呢?”

小红帽的问题依旧让李奇一头雾水,除了那什么瓦伦妮娅,听起来跟瓦伦丁有点关系外,其他的……谁啊?

小红帽鄙夷的道:“不学无术……”

是谁刚刚翻书才找到答案啊,能再无耻点吗?

小红帽无视李奇的反击,悠悠的道:“最后一个人你就该有印象了,勤勉者修玛。”

诶诶诶……

李奇终于想起来了,骑士王曾经说过他记不得自己是谁了,或许是罗兰帝国的皇帝,或许跟骑士之神修玛勾肩搭背过。

再想到小红帽说的这几个人,他恍然大悟,源初骑士!?

“是啊,第一纪元魔法帝国崩溃后,人类建起了罗兰帝国,信仰诸神大行其道,最先兴起的却是暴政、残虐、罪行、杀戮这些恶神。罗兰帝国崩溃,纪元更替,这七个源初骑士前往东方,希望建立理想中的新国度。”

小红帽嘿嘿笑道:“七个人四男三女,罗兰和卡米拉,是对恋人。”

“我隐隐有不好的猜测”,李奇头痛的呻吟道:“难道亡者之域的动荡并不是由我们跟苍白之主的斗争引发的,而是跟两万多年前一对狗男女的情爱狗血剧有关?”

“任何事物的转化都是内因外因相结合的”,小红帽说:“这对恋人是不是狗男女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是不是情爱狗血剧我也不清楚,毕竟我手头上只有一本简史,可我知道……”

她的语气变得凝重:“除了修玛成为骑士之神外,其他人也非同寻常。比如……死神耶罗的凡人名字就是伊尔洛恩,远东贝努因人的母神名字叫瓦鲁娜,瓦伦丁这个地名也跟这个名字相关,你不会笨到没看出跟宽容者瓦伦妮娅有关吧。”

骑士之神跟死神生前是同伴!?

死神耶罗竟然是骑士王的同伴伊尔洛恩!?

源初骑士中的一个是贝努因人的先祖!?

小红帽砸下了份量更重的秘密:“在凯姆教会的记述中,第一纪元末期,凯姆以化身行走凡间,与恶神作战。到了第二纪元,又引领源初骑士前往东方,重建善良美好的秩序……”

“但在《纪元简史》里,却没有这样的记述,只有一位女性,是源初骑士们前往东方的引导者。对,这个女性就是源初骑士里的谦逊者凯拉斯卓。”

听到这李奇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庆幸和释然,你们看,凯姆也变过身!

然后他反应过来:“等等,卧槽!这些源初骑士,除了那个节制者伯隆不知道是何许人也,其他人要么是亡灵君主,要么是炼狱魔王,要么是神祇,全是大牛啊!”

哗啦啦的翻书声再度响起,然后小红帽叹道:“有一种说法,暴政之神的名字本恩,就是伯隆的误读。”

好吧,这下齐活了……

“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第一纪元里,魔法师差点毁灭了世界,幸存的凡人虽然推翻了魔法师的统治,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建立新的秩序。他们可能就专门跟魔法师曾经做过的事情对着干,结果让恶神兴起。这么一来一回,世界再经不起折腾,不得不更替纪元。”

小红帽讲起了古:“关于第一第二纪元的更替有很多记述,有大洪水,有燎原烈火,有大地震,还有十个太阳什么的,总之什么大灾变都有,估计是包括元素位面在内的外层位面都失控了。”

“到了第二纪元,幸存下来的人类应该不多了,这七个人恐怕是凡人里最强大,也最有号召力的,靠了他们,凡人才能在新的纪元里生存繁衍,开支散叶。”

“即便他们大多都被遗忘了,可源初信仰是通过他们传承下来,乃至发扬光大的,他们当然享有非同寻常的地位。”

看着远处的战斗,李奇说:“这一对是怎么回事?人家都是成神,这一对却变成了亡灵,一个失去了记忆,一个跑到炼狱成了魔王,见面就打。听那个卡米拉的说法,死神还是被她干掉的。”

小红帽又哗哗翻了一阵书,这次毫无所得,语气有些不爽:“我怎么知道?总之不可能是你说的什么情爱狗血剧,不要用你的小人之心,度量这些人的骑士之心!”

天空中响起无数雷鸣合为一声的巨响,骑士王被一剑砸到地上,升起冲天的尘柱。

喀鲁扎……不,卡米拉的尖利嗓音继续折磨着听者的耳膜和心口:“亲爱的,记起来自己是谁了,跟我有过怎样的过往吗?我们曾经度过的那些日子,是多么的幸福,他们是多么的羡慕我们啊。”

李奇叹道:“嗯,骑士之心。”

小红帽不甘的嘁了一声。

“你不配说这些事情!你不是卡米拉!”

骑士王冲出尘柱,发出闷雷般的呼喊:“我的确记起来了,我呆在亡者之域里,就是为了从冥土中找出卡米拉的每一块残魂,我会让真正的她重生!”

虽然依旧是狗血戏码,李奇也忍不住暗暗叹息,他终于明白骑士王为何要一马当先挡住黑龙王,甚至还想跟比他强大许多的魔王对战。

别看这家伙嘴上说得轻浮,什么打不过就逃到深渊去,其实根本没想过逃跑吧。

“我的确不是那个真正的卡米拉了”,魔王癫狂的笑道:“但是你也不是那个真正的罗兰了啊,亲爱的!”

手中的大剑火光更加炽亮,魔王一剑将骑士王再度劈落在地上,砸起比之前更粗的尘柱。

魔王喊道:“放弃抵抗,跟我一起燃烧吧,罗兰!”

“跟我一起烧掉这个冰冷的亡者世界!死亡的确不是生命的终结,应该是新的开始!”

“不要再回首脆弱和虚假的活人世界了,我们的战场在炼狱,在深渊,我们应该将世界的罪恶起源烧成灰烬!”

“你不过是炼狱之力投射在卡米拉意志上的倒影”,罗兰飞上天空,厚重古朴的铠甲已经处处崩裂,浑身飘溢着灰暗的光流。

他冷冷的道:“我的确不是真正的罗兰了,但我记得真正的卡米拉。你所说的每个字,都是她最痛恨的。”

“别忘了,我们是一体的”,魔王哈哈大笑:“当我们抱成一团,从冥河里挣扎着爬上岸的时候,你说过的。你现在的挣扎也不是发自本心的,只是死亡之力对你的束缚。”

“让我来解救你吧,我们一起,永远在一起,烧掉整个世界吧!”

呼喊声中,她的大剑喷射出粗壮火柱,将骑士王笼罩在内。

这可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炼狱之火,骑士王惨呼着在火光里挣扎,居然还有力气呼喊:“我绝对……不会屈服!”

魔王再挥动长剑,几团焰火在空间各处升腾而起,夹杂着更为凄厉的呼喊,竟然是僵尸王、缝合王和幽灵王。

那个幽灵王很硬气的说什么惹不起躲得起,没想到也是躲在附近观望风色。

没有暗月和苍白之主的动静,看来是见势不妙早就远遁了。

“还有你们

,我的老邻居,和我一起燃烧吧。”

眼见魔王用炼狱之火困住了这几个亡灵君主,李奇大叫不妙,这是要来对付自己了!

没想到魔王只是扫了一眼死神神座,再看了看地上还在跟炼狱亡灵大军作战的赤红亡灵,似乎并不在意,火焰大剑指到另一个方向。

魔王冷厉的道:“我闻到了熟悉的,但又痛恨的味道……”

一个熟悉的,令李奇心跳猛然加快的声音响起。

“勇敢者卡米拉,真没想到,令我无比敬佩的源初骑士,竟然堕落成了炼狱魔王。”

一个小小身影飘起,白光渐渐汇聚,让身影越来越清晰醒目。

特蕾希娅!

李奇差点喊出来,她什么时候来了亡者之域!?

“还有诚实者罗兰,我不知道你们发生过什么,但卡米拉,你正在做的事情,会让世界坠入痛苦的深渊,我绝对不会让你点燃亡者之域,将亡者的安息之地拉入炼狱!”

“以凯姆之名,我将清扫这里的混沌和罪恶!”

忠诚之剑遥指魔王,特蕾希娅身影化作白光,猛然涨大,再凝结为一个巨大的铠甲武士。

魔王先惊呼道:“凯拉斯卓——!”

接着语调压低,不屑的道:“你不是她,只是个可怜的傀儡,凯姆的傀儡。”

李奇听得糊涂了,在卡米拉的嘴里,凯拉斯卓跟凯姆似乎又不是一回事。

魔王身影也骤然涨大,化作一头熊熊燃烧的魔鬼,那一刻令李奇想到了莉娅变身的大菠萝。

“连半神都不是的凡人,胆敢向魔王挑战,你这是自寻死路!”

原本的火焰大剑在魔王手中拉成双手长刀,流淌着熔岩般的炽红光芒,向特蕾希娅变出的忠诚化身劈下。

淮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盘锦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玉林治疗妇科方法
淮北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盘锦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