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苍白之手 第四百七十二章 俗神白眉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8:00

苍白之手 第四百七十二章 俗神白眉

临高城

夜半时分,寻常客栈具是关门打烊,悦来也不例外。鲁斌遍寻无门,又不想露宿街头,就施展身法穿墙过院,找到一间布置纱帐的房子,使了个手法

苍白之手  第四百七十二章 俗神白眉

,将入住的客人弄地昏死过去,拖到床下搁着,自己大被独眠,很快呼呼睡去。

似睡非睡之间,鲁斌听到低吟浅唱的声音,从遥远之处传过来,恍然间明白过来,于是按捺心气,等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悦来客栈的背后,竟是临高城最大的怡红院,占据大半条街面,里面的可怜人,都是穷苦人家的女儿,被人用不同手法搜罗进来,从小就由专人培养,学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等本事。

人前嬉笑怒骂,尽显娼伶的本色,人后却是独向而泣,不知道这苦日子何时才能到尽头。

临高城的怡红院,遵循中原的风俗人情,独辟一件密室,供奉着狭邪行当的保护神“白眉”。按私祭的规格,一尊尺许高的木像,长髯美貌,骑马持刀,与关壮缪形似,只是眉白而目赤。

怡红院多年经营,历任主家都是手眼通天,黑白两道通吃的豪强,编织关系可谓盘根错节

苍白之手  第四百七十二章 俗神白眉

只是这藏污纳垢之处,既有三教九流的闲杂人等往来,也有达官贵人、富家豪商关顾,也算是打听消息,极为便利的所在。

白眉神久受供奉,香火络绎不绝,自是污力滔滔不绝,一点神性脱离浮沉落地生根,久而久之就有灵感。

祂从往来的客人嘴里,听说城里来了一位仙真,忍不住有些好奇,施展捕风捉影后,的确摸到此人的根脚。

“生死晦明,微尘幻灭,虚实相承,真假不分。”

白眉神自有灵感,又有上古传承,用的是春秋时的阴阳术,冥冥中得了十六字卜辞,正迟疑之间,忽闻仙真就近的气息,便明白过来。

近些年,天地元气异变,仙人隐匿不知去处,不再游戏人间。诸神使唤丁甲、力士,也渐感力不从心,没有以往的利索,往往事倍功半,

白眉神历经王朝更迭,神龄悠久绵长,分身又多,见惯了各种场面,唯独这一次变动,感到莫名的隐忧。

祂想起第十一王朝开国元勋刘诚意的驮碑书,曾道五百年后神仙末劫,初时还不当回事,近来却越发感觉是真,就有心预留一条后路。

白眉神准备耗费神力,施展一次洄灵入梦,向就近的仙真求助。倏忽之间,白眉雕像爆发出神彩,淡金光辉绵绵泊泊,仿佛曲折蜿蜒的溪流,边缘处却泛起粉红光芒,云气氤氲而生。

鲁斌的分身早已恢复本来面目,却没有千里之外本体的实力,尽管死气深藏,自成御敌灵光,只是防备着有人暗算,却不想竟有人间俗神窥视,取巧将他拖进温柔乡、英雄冢。

恍惚之间,鲁斌来到一座古色古香的殿堂,周围尽是红纱帐,被轻柔微风吹拂,犹如海面波涛层荡叠漾。

发觉自己没有来到此处的记忆,鲁斌立即明白自己在做梦,而且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发自本心的幻梦。

他也是无所畏惧的性子,既然有人邀请而来,就举步迈进大殿,两边都是环肥燕瘦,各个时代的绝色女子,衣着风貌具都来自历朝历代,顿时明白过来。

殿堂正中,有镶金嵌玉的坐床,白眉神端坐其上,看见邀请的客人款款而至,便按捺不住地起身相迎。

“贵人好眠,小神有事请托,不得已用了术法,入梦相邀,还请见谅则个。”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鲁斌看见华夏故土的神明,自然不敢托大,一点火热心气顿时消除,便也拱手作礼。

鲁斌受邀入座左首客席,就有灵气自具的侍女前来斟酒。纤纤素手白地晃眼,五指犹如青葱,不见一丝肌理,仿佛冰肌玉骨,立即明白这是素女,又称之天女、神女,祈并者一类,身躯为神力造就,一举一动近乎完美,与凡俗截然不同。

“殿内都是各个时代的女性精萃,搜罗她们的神明真是有心了。即使我经历多个世界,与各位女神有过接触,甚至深入交流,也不免有些心动。”

鲁斌闻到一丝寒梅幽香,低头看着面前的酒杯,只是寻常的羊脂白玉,外壁有青藤缠绕的图案,映衬着碧绿的酒浆,别有一番致。

“琼崖岛位于南方湿热地带,尊神能造出这杯寒梅酿,真是神通广大,不知道有何事请托,竟然连在下一介凡人都不放过。”

白眉神知道客人起了疑心,只是交浅言深,恐怕会失了分寸,就用市井江湖中人的传言相试探。

鲁斌不想自己偶露手段,竟然被临高城的神明获悉,顿时对这片形似华夏的故土之地,神灵体系的缜密颇感好奇。

“镶金入木不过凡人的武艺,缩地成寸必定是真人的仙术。近年来,游历红尘,洗练道心的剑侠,不时还听说传闻。真人、真仙却都不知躲去何处,等闲看不见身影,岂不咄咄逼人。故而,小神特意入梦相邀,还望道友能够分说一二。”

鲁斌背后有虚拟神格支持,每秒几十万次运算量,早已根据现有搜集的资料,推演出接近真相的答案,就故意装作沉吟深思的表情,将白眉神的胃口掉地很高,才缓缓地开口解释。

“元气衰退,此乃天变地异的先兆,神仙末劫就在不远。我言尽于此,尊神可自行揣摩,我也不便多说。若是泄漏天机太多,恐怕会损我道行,败坏道业。”

白眉神早就有所察觉,将暗中推算的真相,与受邀的客人说辞对照,就印证了刘诚意的驮碑书预言,神灵最担心的事情。

“仙真伟力归于自身,可惜现在天地元气衰退,用一点便少一分,只能躲在洞天福地里避祸,前途晦暗无光。反倒是神灵,只要香火旺盛,供奉不绝,神力自是绵绵泊泊,取自不尽,用之不绝。这也是神明尊贵,仙真暗弱的格局,古来便是如此,今后也是如此。”

鲁斌的话都是经过严格计算,恰到好处地击中白眉神的软肋,只是力道火候不足,犹如隔靴搔痒,没能让祂尽兴。

白眉神果然如他所料,听到这一通洪宣之论,如闻麝兰馨香,又似听到丝竹纶音,便忍不住眉飞色舞,两条长长的白眉上下抖动,原本软软垂垂,此时却飞扬而起,接着鬓角,显出一重威严神相。

鲁斌心里暗沉:“这位华夏中土的神明,明明是驻世的俗神,却有一副熟悉的天系武官神相,又有金色财云宝气,莫非还是财神。我想来想去,能够符合的人,恐怕只有义薄云天的关壮缪。可是,我不曾听说,这位武财神还有搜集女子的癖好,恐怕不是正统的神灵。”

随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随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随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随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随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