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冰河时代:第五大陆 第五章:都是为了孩子啊

发布时间:2020-01-16 18:05:13

冰河时代:第五大陆 第五章:都是为了孩子啊

天空的雨,悄悄的停了,好似看到了温喻寒,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玉儿,最近修为如何了?刚刚听祥姨说你把罗家的小子给揍了,我可是听说过罗家的小子已经升到黄级元素上师了啊,难不成你也是黄上师了?”温心月一双美眸死死的盯着身旁的小男孩,心里不住地感慨,曾经的小男孩都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以后他会更加强大吧,不知道有没有继承他父亲的遗志,天赋上能不能超过他的父亲。”温心月面前忍不住的又浮现出了曾经的一幕,站在皑皑白骨上,那张浪荡的脸,狰狞的猩红诉说着眼前发生的战斗是多么的艰苦,“心水、心月,我想做第五大陆最强大最自由的武道宗师,不会被任何势力压迫低下头颅,你们相信我吗……”

“还没有呢,”温喻寒乖巧的亦步亦趋跟着温心月的步伐,“收拾那小子还用得着黄上师吗,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儿子!”

温心月就是不喜欢男人这么会说,“太讨女人喜欢的男人,靠不住。”

“你小子跟谁学的啊,小嘴儿抹了蜜了吧”。

要是换一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变着法儿的讨自己欢心,估计早就一个白眼过去了,直接拉黑名单,严重的有可能直接拔剑相向了。可是现在说出这话的是自己这辈子最爱的儿子,情况就大不一样了,乐呵呵的接受了,“以后啊,还是要小心点儿,虽然你的三脚猫剑法还说的过去,可是现在正处在我们火凰宫和霍罗两家的紧张时期,不要让自己处于危险当中,娘亲只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的度过这辈子,可不要学你父亲……”话赶话说道这里,温心月忍不住的情绪低落,到口的话语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我父亲?”温喻寒不解的问道,“您一直不说关于我父亲的事情,每当我问起,以前您老是说我还小,不让我知道也就算了,可是现在,我都已经十五岁了,难道还是不可以告诉我吗?”

温喻寒从小就追问过温心月关于父亲的事情,可是每一次都是铩羽而归,用温心月的话说,年龄太小不够格知道。

想了想,温心月强忍心中的悲伤,“你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他英俊潇洒,是世界上最帅气的男人。在你即将出生的那段时间,”温心月想了想,本来是想要编造个故事,随随便便的糊弄过去,可是一转头,看着温喻寒那双真诚的眼神,打消了刚刚升起的念头,霸气无双的结束了这个话题,“他死了!”

温喻寒已经激动的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是这一句简简单单的‘他死了’,差点让全副心神放在想听一听父母情史或者是父母英雄史的温喻寒一个趔趄摔个狗啃屎。

“唉,别这样啊,娘亲,你不想说,也不能这样子糊弄一个小孩子啊,你可知道父母是孩子的榜样,长此以往,你家玉儿也会学的不正经了……”单亲家庭的孩子早当家,温喻寒成熟的比较早,看到温心月一副失了魂儿似的状态,立马一个俏皮磕儿把刚刚还在忧伤的温心月拉回了欢乐阵营。

看着温心月状态还好,憋了好半天的温喻寒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来吧。

“娘亲,我想跟您说个事儿,希望您能够支持我。”

“什么事儿啊,说的一本正经的,这可不像我的玉儿的一贯作风。”

“这不都是被您逼的吗,天天跟着祥婶儿、彩儿姐她们说我有多嚣张,我整个人的形象都不好了。”

“哎呦呦,小屁孩一个,还有形象了啊,等你将来成家了,在跟我说这个,现在的你嘛,还不够格哦~”

“怎么就不够格了,我也正要跟你说这件事情。娘亲,我合计了好些天了,我要娶妻生子了~”

“虾米?”温心月感觉自己脑袋都不够用了,“你一定是在逗我的,是吧?”

看着温喻寒不似玩笑认真的表情,温心月心里‘咯噔’一下,不过还是抱着一线希望,“你说的不是真的,是吧?”

没有回答,温喻寒少有的沉稳,摇了摇头。

“她是谁?”温心月知道自己儿子什么脾性,劝说他自己放弃难度太大,这是准备来一手釜底抽薪‘你不是想要娶妻生子吗,那么我就让你找不到新娘’。不过温心月还是不死心的劝说着,最好是能够让他自己从心里放弃,否则,抽薪抽得了现在这个难保没有下一个,“玉儿,你现在还小,没有到娶妻生子的年龄。过早的沉迷于女色,会迟滞你的修炼的,会麻痹你的心智的。听娘亲一句话,趁现在还用情还浅,悬崖勒马为时不晚啊,否则,你真的有可能会受到伤害啊”。

“她有了我的孩子!”温喻寒继续抛出了重磅炸弹。

“神马?”滔天的怒气带着熊熊的火焰,温心月幸好还只是一个天上师,否则,就单单刚才瞬间展现出来的气势,温喻寒能不能被压扁都两说,“到底是谁,是我们火凰宫的人么?”

第一次看到温心月杀人般的眼神,温喻寒心里没有害怕,只是无尽的后悔,这件事现在说出来确实有些为时过早。不过,现在不说出来,再拖一拖,孩子都要出生了,大人等得了,肚子可是等不起啊,都是为了孩子啊。

‘嗖~~~’,一支穿云彩焰划破火凰宫的宁静,七堂十殿所有成员,上至舞祥长老,下到新进的外门弟子,所有人火速的向着同一个地点奔去。

“等会儿我再收拾你!”拉开了火凰宫的最高级别令,留下了这么句话,温心月也是闪身融入空气中,留下了原地慢慢消散的残影。

温喻寒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呢,看着母亲急冲冲离开的残影,本以为是温心月通过神识察觉到了有敌人来犯,可是想了又想,却觉得总是有一丝蹊跷。

“不对,肯定跟我有关,我得跟上去看看。”想到便走,就算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事情,火凰宫的令一出,肯定也是代表着什么麻烦事儿,这种情况,作为火凰宫几万人中的唯一一个男子汉,怎么可以缺席。

温喻寒将将一个小黄级水准,哪里会有腾身之能,只得苦笑的摇摇头,靠着脚上的双腿肌肉,快速的跑将过去。

秦舞祥是火凰宫唯一的一个圣级,神识较温心月强上了不知多少档次,就算上这整个花都,估计也没有几个能够在自己没有发现的情况下,潜入进来,做出威胁到火凰宫的事情,所以她也是此刻的火凰宫唯一的一位慢吞吞的人,“一群孩子大惊小怪的,都是当娘的人了,还不知道稳重一些~”,当然啦,在秦祎那方面算来,秦舞祥自认自己是温心月的姑婆婆。

“祥婶儿~”温喻寒心中现在才有一丝危机感,嘴上念念道,“千万别是真的,千万别是真的啊,但愿是我想多了,我乌鸦嘴,彩儿,你千万要撑住啊。”不过心里终究是放心不下,正好这个时候看到不慌不忙的秦舞祥,赶忙大声喊到,时间就是金钱,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定要把握住啊。

“祥婶儿,十万火急,十万火急啊~”

看着温喻寒一副火烧眉头的样子,秦舞祥还真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有敌进犯,差点一个闪身也消失在温喻寒视线,不过幸好她稳住了。低空漫步的秦舞祥一个念头来到了温喻寒的面前,不待张口询问,温喻寒便死死的抓住这株救命稻草的胳膊,同时大喊,“祥婶儿,快,演武场!不然一会儿来不及了~”

秦舞祥也是稀里糊涂的,不过温喻寒总不至于加害自己吧,估计就算是想要加害自己,秦舞祥也舍不得责骂吧。一个念头,一老一小俩人来到了演武场的高台上。

看到温心月只是冷着一张脸站在高台中心,下方的那一片明黄火红昭示着火凰宫成员已经来了大半,温喻寒心里顿时松下一口气,“还好赶上了。”

像个犯错误了的小孩子,温喻寒缓缓的走了过去,秦舞祥也是慢慢的跟着,一老一少俩人就像两个木偶似的,走路的动作规范的好比教科书上抠下来的,看的温喻寒身旁的几大长老均是神采飞扬。

“娘亲,您先不要冲动,听我解释好吗?”相比刚才的倔强,现在的温喻寒才有一丝男人的模样。

温心月没有答话,就那么静静的盯着温喻寒稚嫩的脸庞,隐隐约约中已经露出了当年一同离开漠北的寒天傲的模样,心揪着很疼。

“娘亲,我十五岁了。我很爱她,不是您想的那样一时冲动也不是您想的那样迷恋女色。可能在您的眼里,我一直是出生时候的样子,您怀抱中的襁褓,永远也长不大的。也就是因为这个,我无时不刻的不想证明自己。与罗三虎打架与霍千行斗殴,我以为只要能够证明我比同辈人强大,你们就能够承认我长大了,可惜事与愿违,我越是这样一心想着证明自己,越是将事情弄的更糟。你们取笑我,小孩子家家不懂事,天天就知道惹是生非,不过心里都是在为我祈祷,希望我能够平平安安。这些,我都知道,我也理解,理解你们作为我的长辈,理解您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情。”温喻寒这小子,平时一副纨绔子弟形象,确还是那么的惹人喜爱。现在大家心里才明白原因到底是为什么,敢情这个小子还够不上纨绔子弟的门槛啊,人家有理想有抱负啊。

“刚刚在议事厅,祥婶打趣我是不是又跟谁家小孩子斗气,其实不是的。”温喻寒从红色紧身衣中掏出一个物件,“娘亲你看!”

不单单是温心月,高台上的众人,眼光都忍不住的盯着温喻寒手中火红色的石头。鹅蛋大小的一个透明晶体,内部火光流转,好似要马上冲破束缚冲将出来。

“玄天圣火晶!”见多识广的秦舞祥率先认出了这方物件,张大了下巴,“这东西产于灵石绝脉,不能够当作灵石用来修炼,可是对于火属性修炼者来说,这东西真的是无价之宝,绝脉中的绝品,世间罕有!”

“这,玉儿,这真的是玄天圣火晶?”倒不是怀疑秦舞祥的毒辣眼光,温心月是真的不敢想象这东西会在自己儿子手中拿了出来。

没有正面解答温心月的疑问,温喻寒继续道,“还有七天,还有七天就是娘亲的生辰了。过往的十四年,玉儿自觉常常惹得母亲生气,最近也是想要搜寻一个礼物送给娘亲,想要在母亲生辰这天让您高兴。”顿了顿,继续道,“昨日路过盛和祥,听得罗家三庄主悄悄的对着情妇说的,他们罗家在花都西南方向的天脉州又发现一处天然大的火属性灵石脉矿,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悄悄的去探听一下,顺便碰碰运气”。

说道这里,发现温心月担心的神情,咬了咬牙继续道,“昨夜,当我到达那边的时候,发现他们罗家为了防止被其他势力探知,竟然已经暗暗的埋伏了专门的一队银牌守卫,幸好我机灵,干掉了十三个,只让他们跑了五个,不过娘亲放心,我的身份绝对没有被发现。”

听到这里,秦舞祥也是倒吸一口冷气,“罗家的银牌守卫,个个都是玄级修炼者,而且还是这么一堆人,真的难以想象玉儿是怎么做到的,以前,我看低了他啊。”

不过看到强大的秦家后继有人,秦舞祥心里除了惊,更多的则是喜了吧。

而温心月则是满脸的担心,“玉儿,千万要记得,以后可是不可以这么干了啊。在娘亲的心里边,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说着一把将温喻寒拥在怀里,眼眶中的泪水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找了个自以为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偷偷的擦拭了一番。

“娘亲,没关系的,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本来没有想这么早就揭晓答案的,可是您太冲动了~”这么说着却感觉有些不太合适,什么叫太冲动了,听这口气像是教训小辈的话语,温喻寒立马改口,“娘亲,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向您证明,我,温喻寒,真的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小孩子了,当然啦,在您的眼里,我永远都是您的长不大的儿子~”

感受到温心月此刻幸福的心情,温喻寒赶紧趁热打铁,“娘亲,儿子爱上了一个女人。她天生聪慧,她心地善良,她温婉如淑,她也爱着孩儿。她在孩儿受伤的时候照顾我,在孩儿难过的时候开解我,在孩儿陷入困境的时候帮助我,在孩儿骄傲的时候鞭策我。她让孩儿成长,让孩儿与幼稚的自己告别,让孩儿能够脚踏实地的去做事,让孩儿有了一丝男子气概。”

温心月这次没有过激的反应,只是静静的听着,眼神中带着浓浓的不舍,总感觉自己好似将要失去了什么似的,心里空落落的。

“孩儿也非常爱她,不是冲动不是过激,我仔细的想过这是为什么,却苦苦的得不到答案。有她在我身边的时候,心神会异常的宁静,她就像一曲平淡的歌儿带走我内心的焦躁,又如清澈的河水冲刷着我肮脏的心灵。”好似回味在爱情的蜜汁中,温喻寒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感受到身边的微风吹过,发丝神采飞扬。

“娘亲,我已与她在一年前私定终身,没有告诉您,是怕您接受不了。不过现在她已经有了身孕,我也不想让她就这样无名无份的跟着我,所以……”

“所以,不得已的情况下,你才说了出来?!”刚刚还是很平淡的温心月情绪瞬间波动,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吼出来的,听得下方演武场上的火凰宫众人皆是迅速的拔出利剑,随时准备对着不明之敌做出致命一击,可惜今天的事情用不到她们动手了。

见温喻寒沉重的点了点头,温心月继续道,“那是不是要是没有这档子事儿,你就永远不会跟我说了?”温喻寒从来没有在娘亲的身上见过这种表情,杀人般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儿子,吓得温喻寒身后的老太太赶紧坐好防备,秦家的嫡系独苗啊,可不能毁在他自己母亲的手上。

“没有,之前没有跟您说,就是怕您把我当成小孩子过家家了,不会看重的。我本意是想我到了婚龄的时候再带着她一同来孝敬您,孝敬祥婶,那时候估计您就不会反对了。娘亲,我真的没有故意想要隐瞒的意思,主要还是害怕您不同意这件事情。”

本来还在警戒状态中的秦老太太听到了温喻寒还提到了孝敬自己,老怀甚慰之下,立场已经悄悄的站在了温喻寒这边,“我这十五年来的幸苦没有白费啊,玉儿打心眼里还是敬重我的啊!”

“她是谁,你们怎么认识的,她是什么背景,他的家世如何,与你相爱是真心的还是看重了你的身世亦或者又别有用心,是不是敌人安插的奸细,这些你都知道吗,你都能够分辨吗?”看着一旁紧张兮兮的秦舞祥,温心月强自镇定下来仔细的想了想,一大堆连珠炮弹般的问题接踵而来。

温心月这妈当得相当称职了,试问哪一个父母不都是有过如此的担心。

“娘亲,我已不是一年前的那个小孩子了!”坚毅的眼神倔强的表示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温喻寒这个时候说出这句话,没有遭到高台上众人嘲笑。

纨绔子弟固然多,不惧生死的也不少,可是试问哪一个愣头青敢独自跑到罗家庄的地盘抢东西的?没有!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智慧这么高的修练者呢。

“这小子,是真的长大了~”秦舞祥这个时候从温喻寒的身后走了出来,“心月,我算是听明白了,感情这小子都已经情根深种了啊。恭喜你哦,不是挖苦哦~”

秦舞祥这明显是来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毕竟这一对母子两头倔驴,多年的接触下来,秦舞祥可不想看到他们母子之间产生隔阂。

秦舞祥知道,温心月平时表现出来的温婉动人是天性,杀伐果断是位子决定的,可是真正隐藏在内心,小心翼翼不愿意表现出来的可是真的倔强啊;而另外一边,温喻寒都不用多说了,就是倔脾气上来了,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主。

“心月,我能理解你,其实,你现在啊,只是作为一个母亲,怕另外一个女人抢走自己的儿子,对吧?可能你嘴上不承认,但是你心里想什么还是瞒不过我这个老太太的,咱俩毕竟风风雨雨一起走过十五个春秋啊。”这话也就只能秦舞祥来说,其他的众位长老年龄不到,说不出这种感觉。“你啊,还是低看了玉儿啊。你想想,一年前玉儿就已经私定终身了,可是对你,对我们在场的众人,哪一个不还是像以前一样,甚至这一年来我们都不知道玉儿竟然悄悄的多爱了一个人呢,我们家玉儿的小心思藏得够深啊~”中间人不好当,安慰了一边,还有另外一边在那等着呢,不过看温喻寒没心没肺的样子就知道,这孩子心思宽着呢,不用浪费口舌。

温心月足足的沉默了小半天,思前想后的,一会儿是温喻寒的倔强一会儿是温喻寒的深情一会儿又是祥姨的苦口婆心。在场的众人也都是静静的陪着,就是演武场上的大红袍们也是静悄悄的,好似时间凝固了般。

“我想知道她是谁!”淡淡的开口说了句,在众人还没有理会过来这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的时候,温心月便自顾自的解释道,“就算你们相爱想要共度余生,总得让我这个做母亲的知道未来的儿媳妇儿是个啥样子的人吧,总不能你说娶妻,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娶了吧!”

温喻寒则是一脸懵,这是同意了?不知道是不是该把名字说出来,求助的眼神看向准备及时脱身的秦舞祥。

秦舞祥无奈的点点头,清官难断家务事,今天的这事儿,自己就不应该掺和,不过看到秦家唯一的嫡系独苗,只好咬了咬牙再坚持一下,“放心吧~”

温喻寒这个时候才鼓足了勇气,嘴里也终于吐出了一个深藏心中的名字。

“李彩儿!”

“神马?”这次轮到温心月目瞪口呆了,“彩儿??”

宜兴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锦州市太和区医院怎么样
山东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六盘水治癫痫哪家正规
西宁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