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官场风云 238.第238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9:15

官场风云 238.第238章

古朴厚重的四合院,深冬的地面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零零散散的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清扫积雪,陈兴来这幢张家老爷子居住的四合院也不是一两次了,对这里也算熟悉,甚至哪几处有着或明或暗的警卫,陈兴心里都有谱,一年一年岁数大了,张家老爷子愈发的深居简出,这幢看似普普通通的四合院,也不知道牵动着多少高层干部的心。

张义开车将陈兴和张宁宁两人送到四合院门口,张宁宁跳下车,转头笑着问张义,“二哥,反正你也还没吃午饭,那就一块进去。”

“不了,不了,还是你跟陈兴进去吧,谁知道老爷子有没有准备我的,待会我要是进去,却没我的份,那我岂不是得站在旁边看你们吃了。”张义半开着玩笑,说到底,还是心底对老爷子的敬畏,坐在一起吃饭,饶是在外面威风八面的张家二少爷同样是如坐针毡。

张义掉头就走,张宁宁和陈兴一块进去,而张明和王正,到机场接机碰了一鼻子灰,王正终于没再跟过来。

两人快到后院时,张老爷子的生活秘书肖远已经等在后院门口,看到张宁宁,肖远脸上也露出了微笑,“小宁宁回来啦。”

“肖叔叔,爷爷吃过了没有。”张宁宁笑着点头,在她记忆里,从读初中的时候,肖远就是他爷爷的生活秘书了,这一晃,十几年过去,肖远还是那个肖远,而她都长成大姑娘了。

“首长说要等你回来吃午饭,当然是还没吃。”肖远笑道,冲陈兴微微点了点头,陈兴自是赶紧回应,别看肖远只是个生活秘书,但在外面,纵使是省部级干部,看到肖远照样得客客气气,对方代表着张老爷子的脸面。

后院偏厅里,张老爷子已经拄着拐杖端坐在餐桌旁,桌上放着精致的四菜一汤,显然是刚端上来的,看到宝贝孙女进来,张老爷子脸上笑得很开心,冲张宁宁招了招手,一脸心疼道,“哎呀,以后我的宝贝孙女嫁人了,可就不能经常回来陪我吃饭咯。”

“爷爷,瞧您说的什么话呢,嫁人了还不是照样能回来。”张宁宁坐到了老爷子身旁,陈兴在老爷子的示意下也才跟着坐下来。

肖远准备转身离去,却只见张老爷子挥了挥手,“小肖,今天也没外人,你也坐下来吃,你和陈兴都是年轻人,有共同话题,可以多聊聊。”

“首长,这不好吧。”肖远迟疑了一下,明显是受宠若惊。

“没啥不好的,我说行就行。”张老爷子不以为然。

肖远最后坐了下来,看着陈兴笑了笑,笑容有些古怪,他可是四十五岁的人了,年轻人算不上,只能说是正当盛年,这会被张老爷子说成跟陈兴一样的年轻人,肖远多少感觉有点怪,不过张老爷子八九十岁的高龄,说他们都是年轻人也是再正常不过。

张老爷子更多的是在宝贝孙女说话,兴许是因为年纪越来越大的关系,张老爷子的精神劲并不像陈兴在几年前见的那么好,说话说多了,张老爷子明显是有些疲惫了,肖远在一旁更是连忙提醒老爷子少说点话。

“今天高兴,没事。”张老爷子笑着摇头,面泛疲惫,但兴致还是很高,和张宁宁说起了婚事,农历新年快到了,陈兴和张宁海大婚的日子就定在大年三十,这是张老爷子拍板的,也是为了多点喜庆的气氛。

一顿饭吃了半个小时,张老爷子每天雷打不动的午睡时间快到了,肖远不得不再次提醒,张老爷子不禁玩笑似的说道,“人越老越不自由了,想吃点自己爱吃的,做点自己喜欢做的,这医生就要开始唠叨了,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每天还得按照作息时间来,该睡的时候就不能干别的,陈兴,你说这日子过得是不是很辛苦。”

陈兴没想到张老爷子最后竟会跟自己开这种玩笑,这种话他也不能乱回应,中规中矩的回答道,“工作人员们也是都希望老爷子您能长命百岁。”

“长命百岁。”张老爷子颇为自嘲的笑了一下,却是没再说啥,由张宁宁扶着往房间而去,以往这都是肖远该做的事,中午有张宁宁在,肖远就空闲了下来,走在后面,肖远给了陈兴一张名片,很简单的名片设计,上面就是‘肖远’然后号码,剩下的就是一片空白,也没花俏的设计,普通的一张卡片纸,陈兴很郑重的将名片收下,这张名片的分量很重,正经是那些没底气的人反而喜欢在名片上挂一大串头衔。

“有事可以联系。”肖远微微笑了笑,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中午从四合院离开,陈兴又跟着张宁宁到了其母亲住的地方,事实上,这幢四合院里,也就只有张老爷子和一干工作人员在居住,其余人都有自己的家,张宁宁的父母所住的小区离这四合院也不算太远,不过以京城的拥堵交通来算,自己坐车的时间也不短。

张宁宁的母亲曾云独自一人在家里,张国华调任江海省担任省长,女儿也不在身边,这房子可就只剩下她一人了,今天是女儿回来,曾云才特地回家,不然平常也就在单位里吃午饭,午休就在自个的小办公室里睡一会,晚上才会回家。

陈兴进了小区,听张宁宁说起才知道,这小区里住了不少部级干部的家眷,发改委的不少干部也都是住在这里,所以那小区的保安并不是物业保安,而是从武警部队调来的警卫,对外来人口的盘查也比较严格。

“陈兴,你到京城好几天了,也没先到我这里坐坐,现在还跟阿姨生分呐,再过十多天,可是要改口叫妈了。”曾云一见面就开起了陈兴的玩笑,她知道陈兴调到教育部工作了,前几天就到了京城。

“阿姨,这几天忙着熟悉工作,事情就比较多,所以就没来得及来看看您了,是我的不是。”陈兴有点汗颜,要说他忙也不是很忙,的确是忘了过来看看这未来的丈母娘,这会虽然知道曾云是在开玩笑,陈兴却是有点自责,幸好这丈母娘也没怪罪。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以后没事常来我这里走走,你伯父去了江海工作,这屋子可是冷清多了,以后你和张宁宁常来吃饭,好歹也让这屋子多点人气。”曾云笑道。

在未来丈母娘家里才坐几分钟,陈兴的就响了,是宋致打来的,小姑娘死活缠着要了他的号码,陈兴一看是她打来的,随后就摁掉,这小姑娘找他估计也没啥好事。

“陈兴,下午还要上班吧,你刚换新单位,如果是单位里的事,那可不要耽搁了。”曾云见陈兴没接,体贴的说道。

“伯母,不是什么要紧的事。”陈兴笑着摇了摇头。

下午快要到上班时间时,陈兴才告辞离开,张宁宁留下来陪母亲说话,母女俩下午还要去逛街来着,曾云已经向单位里请了假,她才财政部里的工作也不是很忙,领导因为她的身份,同样是特殊照顾。

陈兴自己搭车回去上班,宋致的已经连响了好几个,陈兴被惹得烦了,这才接起,“喂,我说小姑娘你不好好上课,一直打干嘛。”

“那啥,帅哥大叔,现在才一点半,还不到上课时间,再说我下午没课…”

“你下午没课?我看你是又逃课吧。”陈兴显然不信。

“算了,不信拉倒。”宋致的回答也很是光棍,旋即又道,“帅哥,你可别误会我呀,我不是故意要打骚扰你,是那个陈中伟说想请你吃个饭,他说昨晚冒犯你了,想当面向你赔罪,他请我帮忙打个,我推脱不过,只好打咯。”

“想向我赔罪?”陈兴笑了一下,“你的问题解决了没有。”

“额,解决了,陈中伟那王八蛋说都是误会,让我连五千块都不用还了,不过我刚刚把五千块还给他了,他硬是不要,我直接扔下走人了。”

“嗯,这样才对,一码事归一码事,你找他借五千块是事实,这钱还了,他找你干嘛,你也别理他,还有,你跟他说我没空,赔罪的事也不需要。”

陈兴和宋致简短的通话完,自个坐在车上时,不禁有几分惊讶,这陈中伟看似只是个小混混头子,倒是挺有两三分本事,昨天是孙长胜直接过问了此事,他也没问孙长胜是城西区分局的正职还是副职,但就算是副职,一个副局长指示办的案子,这陈中伟昨晚起码得进警局才是,今天却是又能通过宋致联系他要向他赔罪了,看起来像是没啥事啊。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在线预约
北京德胜门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贵阳儿童癫痫哪里好
深圳哪里妇科医院较好
枣庄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