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我和冰山总裁老婆 第403章 恐怖的囚禁所

发布时间:2020-01-17 00:06:37

我和冰山总裁老婆 第403章 恐怖的囚禁所

“都给我安静点!”

一个狱徒穿着一身铁衣,手中拿着警棍敲打着牢房的栅栏。

整个囚禁所阴暗潮湿,空气中夹杂着不少血腥味。

“警官,今晚没有宵夜吗?”

“吃老鼠去吧!”

“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老鼠早就被我们吃干净了好不好!”

犯人们很不爽地说道,紧接着牢房内又传来了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

跟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被绑在床上,身体已经被四个犯人打得扭曲了,一张脸已经看不清长什么样了。

“311号,出来,去禁闭室。”

狱徒看了一眼施虐者,十分冷酷地说道,他只是偶然路过这里的而已。

牢房里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只要这群畜生不给囚禁所造成麻烦,不给他造成麻烦,然后他们怎么狗咬狗都与他无所谓。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去那种鬼地方?!”施虐者不满地吼道,他冲了过来,直接撞到了铁栏上,脑袋咚咚咚地撞在上面。

“我今天看你很不爽。”

这就是理由,狱徒冷笑了一声,附近的牢房顿时闹开了。

“都给老子安静下来,你们是不是也想去禁闭室,要我给你们安排心理医生吗?!”

“别开玩笑了,去了哪里就回不来了,你想让那个禁闭室里的那个疯子解剖我吗?!”

施虐者满脸大汗地看着狱徒,眼中带着一抹恐惧。

这里的禁闭室可不是让他们忏悔的地方,所有人都知道,进去了之后,绝对出不来了,这个狱徒明显就是要让他去送死。

“跟我有什么关系吗,现在我要控诉你殴打其他犯人,现在给我走到门这边来,跟我去禁闭室!”

狱徒收回了警棍,重新超出了一根电击棒,然后直接按在了对方的身上。

“混蛋,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施虐的犯人被电击之后,不仅没有晕倒,反而更加疯狂了。

他直接伸出手掐住了狱徒的脖子,手臂的肌肉暴涨,似乎是想要将地方的脖子捏断。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你就跟老子一起下地狱吧!”

施虐的犯人两眼通红,使出浑身的力气,想要将面前这个狱徒的脖子拧断。

“呵,畜生就是畜生,还真是蠢到家了,你的罪状的现在多了一条,袭警,乖乖接受改造吧。”

狱徒冷笑了一声,然后将腰间的麻醉枪拿了出来,然后对准犯人的脖子扣动了扳机。

施虐的犯人瞪大眼睛,最后只能失去对身体的控制,然后栽倒在了地上。

“我特意调过剂量了,全身麻醉,除了你的脑子以外,当然,你不能说话了,去了禁闭室之后,我会给你安排好床位还有心理医生的。”

狱徒蹲在地上,冷漠地看着这个倒地的犯人。

咔嚓咔嚓,牢房内还有其他的声音,周围的犯人也传来一阵嘘声,没能够看到将狱徒被杀害的那一幕,太失望了。

狱徒看了一眼牢房内,里面排除要去禁闭室里的那个施虐者,还有三人,一个在床上,已经被虐待地失去了意识,床上有着不少血,右手臂不见了,然后另外两个人蹲在角落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等等,被虐待的那个犯人的右手臂去哪里了?狱徒记得这家伙可是四肢健全的,只是在这个牢房里待了半个月后才变成了这样,原本这家伙可是相当强壮的,可惜的之前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了。

“他的右手呢?”

狱徒淡淡地问道,掏出本子拿出笔开始记录。

角落里的两个犯人转过头,两人的头发杂乱无比,十分油腻,垂落的长发挡住了两人的脸,看不清他们的相貌。

“吃了……”一个人用陈述的语气回复道。

狱徒点了点头,将这件事记录了下来,又问:“原因呢?”

“囚禁所不给宵夜。”

“嗯……我记得你们的编号是457跟781,原来那两个食人狂就是你们呀,你们这种畜生全是死掉不就好了吗?”

狱徒说完,掏出了身上磁卡打开了牢门,然后将地上躺着的那个家伙扛了起来。

“畜生们,都给我安静,我最近要升职了,如果因为你们,我的评价受到了影响的话,就跟这家伙一样一个个去禁闭室吧,心理医生随时都有空。”

狱徒说完后,便关上牢门,然后扛着被麻醉的犯人前往了禁闭室。

这里能够与狱徒对抗的犯人不是没有,但是肯定不在这个区域,一般情况下,狱徒的话语权最大,也能够决定他们的生死,当然前提是他们身上一点价值都没有了。

禁闭室在囚禁所的一层最深处,总共十二间,那里有灯,但是没有窗户,有床位,但是是手术床位,一名心理医生负责那里。

被关进去的人美其名曰被观察,心理医生也会对他们进行治疗,但是其中不免需要做一些小手术。

这里的犯人并没有人权,只有有价值或是无价值,有价值的人还能活下去,没价值的人就是垃圾,而狱徒则可以决定他们的生死。

每年狱徒的死亡人数与犯人的人数是1:10。

“伍德医生,我给你带来了新的病人。”

伍德医生是个秃顶的中年黑人,穿着一身带血的手术服,脸上一直保持着笑眯眯的表情。

“真是谢谢你了,警官先生,正好我缺一只小白鼠呢。”伍德医生很高兴,看向地上的犯人露出了变态的笑容。

狱徒点点头,然后面无表情地离开了禁闭室。

“又死了一头牲口……”狱徒站在门外,点起了一根烟。

昏暗的过道里寂静无声,空气中的除了消毒液的味道就是一股带着血腥味的恶臭。

伍德医生很喜欢玩弄犯人的内脏,尤其是十二指肠,所以这里的垃圾桶是最臭的。

“咦?”

狱徒瞪大眼睛,黑暗之中,一点银光闪过,当他以为是错觉、眼花的时候,他的视野变得模糊了起来。

“咳咳!”狱徒口中吐出一口黑血,他双脚一软,然后跪在了地上。

他拼了命地抬起了头,一个黑发男子的脸出现在他眼中,嘴唇长着,似乎在说着什么。

狱徒学过唇语,当即便读出了对方说的话。

“抱歉了,但还是请你去死吧。”

(本章完)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青海省交通医院
癫痫病医院承德哪家好
衡水治疗牛皮癣医院
天津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